Category

新創公司

Category

最近転転剛上線的新創服務 “田田有機蔬果 – 線上有機蔬果的宅配服務”,我們透過整合 Twilio 的 SMS 服務讓使用者可以更輕易的透過手機簡訊註冊,發送訂單簡訊…等。滿足了既有有機市場的最大 TA 年齡層 (約 40~55 歲的女性族群) 不常用 Email 的使用習慣。透過這樣的設計大幅的提升使用者的購買經驗以及成交率。更重要的是,Twilio 的費用以及其開發成本比傳統台灣提供類似服務的廠商約只有 1/3 的價格。 因此我轉貼分享了這篇去年在騰訊科技的文章,讓大家認識一下這間充滿 Hacker 精神的 Twilio 以及其 CEO – Jeff Lawson 什麼是Twilio? Twilio為開發者提供通訊模塊的 API,讓他們可以在網頁和 app 裡嵌入語音電話和短消息功能。 Twilio公司致力於幫助開發者在其應用裡融入電話、SMS 簡訊等功能。 Twilio 的主要服務對象為這些科技產業與新創公司的開發者們。所以他們致力於發揮提供更好用的開發工具讓開發者使用。 目前已有 150000 開發者使用 Twilio 平台,通過其應用使用過的電話號碼達到 15 億個,相當於美國成年人總數的 70%。至今已融資約 1 億美元。 CEO…

今年 9 月又獲得 Series B – 2100 萬美金資金挹注 (目前的公開數據上已經集資了 3150 萬美金)的有機食品運送服務的 Good Eggs 似乎決意要改變人們的飲食方式——讓消費者更加方便地從附近的獨立養殖戶和供應商那裡購買到有機食品 一:Good Eggs簡介與商業模式 GoodEggs是一家為本地生活免費快遞有機食品的網購平台,GoodEggs成立於2011年7月,總部位於舊金山,創始人是RobSpiro。GoodEggs原本是一家新式的有機食品網路服務,透過其網站為當地用戶提供有機食品的訂購和內容服務。2012年夏天,Good Eggs網頁平台上線後,允許用戶從本地供應商或農民那裡在線訂購產品,並將這些產品打包送到客戶家中。這項服務讓Good Eggs從一個單一商品銷售商轉型成為了多商品集中供應商。GoodEggs可以為消費者提供產地直送服務,媒合買賣雙方,整合整個有機食品的供應鏈。這也是消費者願意買單的原因,除可獲得直供食品外,還可獲得更多品類的其他便宜品類選擇。 商業模式: 消費者 對於Good Eggs的消費者來說,Good Eggs讓他們可以足不出戶買到和直接到小農市集一樣品質的物品。在Good Eggs上,聚集了從各個不同供應商那裡購買的物品,不僅僅只是本地農場種植的蔬菜水果,也有肉類、奶制品、烘焙類食物以及有多種選擇的預包裝零食和飲料。客戶隨心選擇他們想要買的商品,然後Good Eggs會幫你處理剩下的工作:從不同的供應商那裡購買客戶預定的商品,然後為客戶免費送貨上門。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對於生鮮蔬果雜貨來說, 庫存管理一直都是電子商務最大的挑戰, 因為生鮮蔬果的保存期限很短, 加上不是標準品所以定價困難。往往都是供應商與平台需要一起努力克服的問題。 但在 GoodEgg 對於供應商們來說,這個平台讓他們為自己的商品找到了新的客戶,創造了新的市場需求。不需要再通過將商品打包裝車後運送到附近的農貿市場,這樣做不僅麻煩而且也很難預知哪種產品是消費者需要的,Good Eggs會直接明白地告訴他們消費者想要什麼。他們只需要把他們的商品運送到公司指定的本地集散中心,同樣地,Good Eggs會為他們處理剩下的工作:根據客戶的訂單打包物品再派送到他們手中。 一般來說,這樣的購物模式能夠讓消費者以比傳統農貿市場更合理的價格買到比本地超市更新鮮的商品。同時,與其他銷售渠道相比,供應商們通過Good Eggs出售的商品也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這些其他的銷售渠道包括了超級市場 (如家樂福/ 全聯/ Jasons/松青超市/ 頂好) 甚至是中盤商-餐廳供應鏈。 二:產品特點 目前 GoodEggs 於美國覆蓋4個城市擁有600多個供應商,其中逾1/3位於舊金山,其他分布在洛杉磯、新奧爾良、紐約布魯克林等地。截至目前…

“在《財富》雜志和此後的很多媒體對我們這幫人做總結之前,我從來沒意識到老Paypal人竟然造就了硅谷成功率最高的創業投資團隊。事實上,如果把這些Paypal人創立的公司相互連接起來畫成圖表,你可以看到我們要麼在互相幫忙投資,要麼在互相幫忙創業,這樣的公司達到了七八家之多。” 剛創業的時候,我們這二十多個人,被媒體稱作是“拉夫琴的小子們”,後來,《財富》周刊又給換了個更酷的名字——“Paypal黑手黨”。 但其實,沒有這樣一個組織,哪怕是松散的組織形式都沒有,我們只是老朋友。 這種朋友關系來自於自公司初創時期就存在的情誼,那時候,我們總是熬夜趕工,共同面對巨大的壓力,有人負責應付駭客什麼的,有人負責拿下eBay,我所在的組則負責開拓eBay之外的市場,為其他願意使用Paypal的電子商務網站開放接口。 總之,Paypal增長很快,工程師們沒有時間過“非Paypal”的生活,我們一起吃飯、一起加班、一起珍惜片刻的休息時光互相打趣或是打打游戲,我們很少享受私人時間。Levchin後來曾經對媒體評論說,“我們都成為了彼此的社交生活”。 這種社交關系也很自然的延續下來。 在Paypal出售給電子商務網站eBay之後,兩位創始人相繼離開,最後,當剩下的人感覺“工程師說了算”的風氣已經不在的時候,很多老Paypal員工也都選擇離開公司。 在熱鬧的硅谷,大家往往會去創業,或者做投資,就像Paypal的兩位創始人彼得·蒂爾和麥克斯·拉夫琴的選擇一樣。看似Paypal的初期創業團隊已經分開了,但另一種形式的合作其實才剛開始。有閑暇的時候,我們也常聚會,比如替某人過生日啦,或者只是喝茶聊聊天,原因很簡單,老Paypal人,多數是彼此在硅谷認識的第一幫朋友,過往的經歷已經決定了這是我們最熟悉的圈子。 很多創業的點子也在這些聚會中被激發出來。不過,有意思的是,在《財富》雜志和此後的很多媒體對我們這幫人做總結之前,我從來沒意識到Paypal人竟然造就了硅谷成功率最高的創業投資團隊。事實上,如果把這些Paypal人創立的公司相互連接起來畫成圖表,你可以看到我們要麼在互相幫忙投資,要麼在互相幫忙創業,這樣的公司達到了七八家之多。 我們後來創立的視頻網站Youtube在其中是很典型的例子。首先,它的創始人,查德、我和卡林姆都是Paypal的老員工;另外,Youtube的第一筆融資來自紅杉資本,而主導這次投資魯洛夫·博塔 就是PayPal的原首席財務官,他也是紅杉資本的合伙人,實際上,當時從Paypal出來的工程師們如果要創業融資,很多人都會先去問問他的意見。而Youtube除創始人之外的第一位員工是Yu Pan,他是我的學長,也是Paypal的早期工程師之一。後來,隨著更多PayPal老員工加入Youtube工作,延續著我們自1998年起就存在的合作關系,麥克斯·拉夫琴就曾調侃說,這完全是Paypal的一次重聚! 但Youtube絕不是“Paypal幫”的唯一例子。 剛剛上市的商務社交網站LinkedIn,它也是“Paypal幫”的一員,它的創立者是原PayPal的副總裁裡德·霍夫曼。它的重要的投資者,則是PayPal原首席執行官彼得·蒂爾。 麥克斯·拉夫琴本人也繼續創業步伐,除了投資之外,他創立了Slide,這個創意能幫助人們更方便的在網頁上發布、尋找和瀏覽幻燈片。Slide後來被Google收購了。 作為Paypal首批工程師的Russ Simmons和Paypal的前工程部副總經理Jeremy Stoppelman在2004年夏天成立了Yelp,這是個可以讓人評論當地服務的網站,比如給餐館、洗衣店或是寵物店打分。它的靈感來自於麥克斯·拉夫琴的一次生日聚會,而Levchin本人也為這個創意提供了100萬美金的投資,彼得·蒂爾則給他們提供了建議,就像他日後對Youtube的幫助一樣。 “Paypal幫”的創業範圍還涉及電影,PayPal的原首席運營官戴維·薩克斯創立了一個叫做Room 9 Entertainment的電影公司,他的投資人同樣包括彼得·蒂爾、麥克斯·拉夫琴以及PayPal的另一個創始人艾倫·馬斯克。而我的合作伙伴, YouTube的首席執行官,也就是PayPal的網頁設計者查德·赫利,為這家電影公司設計了logo草圖。 這僅僅是對“PayPal幫”創業項目的不完全統計,如果還要加上大家分散投資的各種項目,那麼,“PayPal幫”所覆蓋的公司名單就不得不增加更多公司的名字,他們是Facebook、Digg、Friendster…… 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得說麥克斯·拉夫琴是具有“硅谷基因”的那種人。一下子要給所謂“硅谷基因”下個定義很難,但你可以發現這幫人有很多相同的特質:大家都渴望成功,又從不懼怕失敗,失敗對於我們來說只不過是一次“好的經歷”罷了,要做到這一點,你得有團隊支持、有資金扶持,這些在硅谷都很容易找到,但這還不是全部,關鍵是你的內心裡,得有“我做就做了,錯就錯了,與你何干”的那點兒自由向往。 要總結什麼是“硅谷基因”以及它是怎麼形成的,要扯的故事就長了,現在,我們先不忙回顧斯坦福那些堆滿雜物的車庫和鬧哄哄的宿舍(它們通常被看做是所謂“硅谷氣質”的搖籃),關鍵的是,我們這幫伊利諾伊的人到這兒的時候,硅谷基因就在了,全世界的人,華人、印度人、南美人、歐洲人到達硅谷的時候,這基因就在那兒了,你只需要檢視你的內心,自問,你是硅谷人嗎,是,還是不是? “你本來絕不會想到創業這種事會發生在你身上。”查德在某一次接受采訪時說,“然而當我看到彼得,麥克斯和那幫家伙想出一個點子,然後看著這個點子做起來了的時候,這讓我領悟了很多東西。你或許沒有商業上的學位,可是你看到了整個運作的過程。這個經歷讓我意識到,我在這種剛起步的公司裡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